演説的天才

June 18, 2015 by ryanhanson2mF | Comments Off on 演説的天才 | Filed in Uncategorized

保加利亞並不壞,他們没有遭受迫害,没有猶太隔離住宅區,也不曾慘無天日,但他們之中有演説家,點燃起他們心中的火花,不斷鼓吹他們回到應許之地。這些演講的效應只有一 得注意,以反對猶太人自大的分裂主義為題:猶太人一律平等,分離都應遭人唾棄,絶不可重蹈猶太人在上一段歷史的覆轍,他們自以為成就斐然便高人一等。恰恰相反,他們的文明陷入沉睡之中,到了他們醒過來的時候了 ,把他們無用的木馬與高傲丢掉吧。
這位激昂的演説家,創造奇蹟的人,就是我的表哥班哈德,阿爾蒂提,約瑟夫,阿爾蒂提的長子,他酷愛法律的父親控告家族中的每一個人偷竊,在審訊過程中大吃大喝,他也告他們偷走了美得像從提香的畫中走出來的貝麗娜,她一天到晚腦子裡只壽禮物,據此使得每位男人滿心歡喜。班哈德是但他不把事務所放在心上,他奉法典為圭臬的父親想必把他的胃口都倒盡了 ,他很早就信,太復國主義,發現自己有演説的天才,正好派上用場。我去蘇菲亞的時候,大家都在談論他,幾千人聚在一起,只為了要聽他演講,寬廣的猶太教堂根本裝不下他的聽眾。人們恭賀我有這樣一位表哥,為我無
法聽到他演説,不已,因為在我停留的幾個星期之中,不會舉行任何聚會。大家他感
動,喜歡他,我認識的許多人當中幾無一人例外,彷彿他們被一陣巨浪扔到海裡撕碎,成為大海中的一分子一樣。我没遇見任何一個反對他的人,他與他們説西班牙語,抨擊他們的妄自尊大,是西班牙語使他們自命不凡。那是老式的西班牙語,他使用這個語〗目,我萬分驚訝的發現,一個我以為只有小孩和家庭主婦才説的方〗目,居然可以秦談所有的事情,讓人們熱溢,認真考慮抛下一切,放棄一個他們住了幾個世代,被全心接納且尊重,毫無疑問過著好日子的國家,然後移往一塊陌生,幾.千年前預言要給他們,但現在孤立無援的土地。

完全相反

June 18, 2015 by ryanhanson2mF | Comments Off on 完全相反 | Filed in Uncategorized

我在蘇菲亞的多事之秋到來,屋子裡没有我可睡的床,在這麻煩的時節可説一點兒都不
奇怪,三個兒子中的一個得睡到外頭去,我才有個鋪位。他們以何等的慷慨來接待我呀。人們整理東西,打翁箱,到囊鬧哄哄的,顯然是這裡的常態,遷居真是篇不尋常的大事。我聽到他們提起别的人家,每家的情況都差不多。其中有幾户要一起搬走,這是第一波大規模的行動,他們很少談别的事。
每當我上街,想看一看蘇菲亞或者安靜一會兒,經常碰到班哈德,那位表兄,那個演説
時發起這波行動,少説也不無鼓吹之功的人。他矮而胖,濃眉,大概比我大上十歲,一直從事青年運動,從來不談私事〈他父親則完全相反〉,他説的德語道地又正確,好像他本來就説德語,尤其是他説的話聽來擲地作金石聲,卻又熾熱又流暢,有若永不冷卻的岩漿。那些我只因想試探一下所提出來的異議,他用壓倒性的笑話給了 ,同時他展開一抹高尚但一點兒也不傷人的微笑,似乎在為他的政治辯論致歉。
我欣賞他不在乎物質的態度,他無公務員,那只令他感到厭煩,所以他不做有利可
圖的差事。如果與他一起走過蘇菲亞寬敞乾淨的街道,不禁要問他究竟靠什麽過活?顯然他需要屬於他風格的食物:他靠著填滿他心思的東西活下去。他説的話對别人産生效果,他不必為了每天要得到什麽好處而糾正自己的看法或歪曲事實,人們相信他,因為他一無所求,他相信自己,因為他不浪費自己的思想。
我向他傾吐我根本無意成為化學家,我上大學只是個幌子,好為别的事做準備。
「為什麼騙人」,他説,「你的母親不是很聰明嗎?」
「她受到一般人的影響,她在阿羅薩生病的時候認識了 一些『活下來了』的人,他們都
這麼説,還害成就。現在她希望我也『活下去』,按照那些人的方式,但不是我的方式。」「注意!」他説,忽然嚴肅無比的看著我,好像他現在第一次把我視為人,「注意!不然你就輸了 ,我知道這種人,我自己的爸爸就希望我照單全收他的模式,繼續經營下去。」這就是他所説的全部的話了 ,這件事太隱私,不可能占據他太多心思。

如癡如醉

June 18, 2015 by ryanhanson2mF | Comments Off on 如癡如醉 | Filed in Uncategorized

清楚的是,他站在我這一邊,唯有當我説我想以德文,而非用别的語文寫^ ,他怏怏的摇著頭説道.,「做什麽?學希伯來文!那是我們的語言,你想,還有更美的語言嗎?」
我很喜歡與他見面,因為他成功的擺脱了團體制服,他賺的非常少,但没有!8他這樣受人尊敬,尤其是做生意的那干奴隸,我家就占了 一大部分,没有人責備他。他深諳用希望滿足他們的方法,他們渴求希望更甚於財富以及並曰並曰通通的幸福。我覺得他赢得我的心,但並非如他在群眾集會上演講的架勢,而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那種,他似乎以為我對於他的領域和他一樣有用。我問他自身的狀態,當他演説時,是否每次都知道自己是何許人也,難道他不擔心自己會迷失在如癡如醉的群眾之中們如同一塊柔軟的麵糰,可以隨心所欲捏揉。你可以人們放火,燒掉自己的蘇美島房子,這種權力是没有界限的。試試看!你只要心嚮往之!你不會濫用這種權力!你會像我一樣把它運用到好事上,我們的事。」「我有過群眾的經驗」,我説,「在法蘭克福。我自己就像一塊麵糰,忘不掉的,我想知道那是什麽東西,我想要瞭解它。」
「没什麽^^解的,到處都一樣,你或許是群眾中發芽的西,不然就是深諳此道、
指點他們方向的那個人。你没有其他的選擇。」他覺得問自己群眾究竟為何物,一點兒用都没有,他把群成已經存在,可以召喚,以便達到某些效果的東西。但是,那個具有這個能力人,力如此做嗎?「不,不是每個人!」他十分肯定的説,「只有那個把它運用到真實的事情上的人才有權力。」
「他怎麽知道那件事是真實的呢?」
「他感覺得到」,他説,「這兒!」他用力的敲了好幾下胸膛,「感覺不到的人,也就
做不到!」「這就要看瞥疋他做的cad事情嘍,至於他的敵人,大眷疋對立的那一面吧!」
我説這些話的時候很遲疑,試探性質居多,我並不希望批評他或讓他雞堪。再説我也缺
乏這個能力,他太有把握了 ,我其實只想找出我依,覺得到,那個自從我在法蘭克福體驗過,便一直盤踞在我腦海,而我無法清楚得知的東西。

恐怖事件

June 18, 2015 by ryanhanson2mF | Comments Off on 恐怖事件 | Filed in Uncategorized

我的心被群眾攫走了 ,那是一種飄飄然,你迷失了自己,忘了自己,覺得自己無比遼闊,同時又很滿足,你一向感受到的,不是為自己去感受,那是你^的東西中最無私的那一個,因為有人自私得無以復加,不叨,最後威脅你,所以你需要轟隆作響的無私經驗,如同末日審判吹起的喇叭,才不至於低估或這個seo經驗。同時你將感覺到,你有權支配的不是你自己,因為你並不自由,無以名狀的恐怖事件發生了 ,半是踉蹌半是麻痺,這些通通加在一起會怎麽樣呢?到底是什麽?但這絶對不是班哈德,這位演説家,只因他具有高超的效能,就能回答我那無法以古口語形容的問題。雖然我同意他的説法,我還是提出異議,僅僅作為支持的人對我是不夠的,能夠成為他的親信的人何其多,任何風吹草動都有人參加。基本上但我不這麽告訴自己-我在我身上看到他的影子,一個懂得刺激人們變成群眾的人。
我回到瑞雪的家,那兒的氣氛熱鬧滾滾,他正在沸騰的氣氛中對大家演説,一如他幾年
來對别人演説一樣。三個星期之中,我見證了這高張的氣氛。火車站裡,即將開動之際,我見識到它的最界,幾百個人聚在那兒為他們的親人送行。遷移外地的人以及他們的家人占領了火車,花朵與祝倒在翻譯社上,他們唱歌 、哭泣,好車而建,只有它夠大,裝得下這豐富的激動情緒。小孩從窗户被送進,裡,老人,尤其是婦女,都已縮小了 一半,站在月台上,因淚流滿面而認不出自己的小孩,和别人的兒女揮起手來。全
部皆為孫子輩,孫子遠去,老人留,列車要開動時未必全然正確–看起來如此。
巨大的期望充滿了火車站大廳,也許這些孫兒是為了這些期望以及這一刻才就位的。
演説家也來了,留在那兒。「我還有事」,他説,「我還走不成,我要鼓勵那些擔心害
怕的人。」他在火車站很克制自己,没有向前,彷彿他恨不得偷偷的留在那兒,没人認
得他,但願躲在一頂隱形帽之下。到處都有人與他打招呼,跑過來找他,他似乎很困惑。然後有人堅持他應該説幾句話.,才説了 一句話,他就變成另一個人,激昂且自信,他在自己的話語中綻放,他找到了這些人採取這個die casting行動所需要的祝福,並賜給了他們。

閒話家常

June 18, 2015 by ryanhanson2mF | Comments Off on 閒話家常 | Filed in Uncategorized

現在瑞雪的屋子空無一人,我被遺棄了 ,榑到了索菲那兒,她是爸爸的長姊。經過了前
幾個星期的混亂,現在一纟顯得原味盡失、一片朦朧,好像大家不信任他們所做的、一天高似一天的事情。想必他們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外移者,但他們不談此事,為節慶省下激動的情緒,做一些他們平常就做的辦公椅。重複是這兒的基調,童年時的例行公事,現在對我毫無意義,就是為了要擺脱這些我們才到英國去,令人驚愕的是在曼徹斯特發生的事情,通往童年的路就被封起來了 。我聽到索菲閒話家常,她擅長減肥和灌腸,一位熱心但從不説故事的婦人,我也聽她冷靜的丈夫説話,話不多但意思到了 ,而她同樣冷靜的大兒子,話多但詞不逹意,她的女兒勞麗卡最教我失望,她是我兒時的玩伴,五歲時的我很想一斧頭砍下去的那個人。
比例有點兒不對,記憶中的她比我高,現在她卻比我矮,嬌小、搔首弄姿,老想著婚姻
與丈夫。她的驚世駭俗那兒去了 ,令人嫉妒的團體服成就了什麽?她通通不知道,閲讀她久諳參卡內提回憶錄第一部《得救的舌頭》,作者在魯斯特舒克的日子。
疏練習,忘了那把我用來威脅她的斧頭,甚至那大吼大叫她也不記得了 。她没有把我扔進熱水裡,是我自己掉下去的,我没有卧床數星期之久,「你只有一點點兒燙傷」,我想,她只不過忘了舆她有關的事,想到祖父對我們的詛咒,她笑了起來,「詛
咒爸爸咒兒子,這可不是出來的,這是童話,我不喜歡童話」,然後我大肆説出我
自看到的祖父舆母親之間不數的爭吵,全部與那詛咒有關係,祖父惱火的離開家,
没和我還量,媽糟朋潰了 ,哭上好幾她蜃突载回「饔籠亂來的。」
我可以説我想要什麽,一罾惘然,不曾發生過可怕的事,没這回事,於是我把它不怎麽樂意説了出來,我在多瑙河的船上遇見了梅納荷莫夫醫師。我們談了好多,他記
得每一件autocad事,歷歷在目,好像昨天才發生過。現在他住在魯斯特舒克,也是她家人的醫師,她跟他比我還要熟,因為在她搬到議亞來之前,一募住在那兒。

男人歡心

June 18, 2015 by ryanhanson2mF | Comments Off on 男人歡心 | Filed in Uncategorized

但這個她口案–「郷下地方,人都守,也什麽innisfree都做得出來,没别的好想。他們相信一堆莫名其妙的東西,你是自己跳進水裡的,但傷得並不重,你爸爸没有從曼徹斯特回來,距離太遠了 ,那時候旅行所費不貲。你的爸爸不在魯斯特舒克,祖父什麽時候有機會詛咒他呢?你那位梅納荷莫夫醫露也不知,這種事只有自家人才曉得。」
「你媽媽哩?」一天前她説起媽媽把我從水中拉出來,脱掉我的衣服,脱掉一層皮膚的
事,。「媽媽現在也全忘了」,勞麗卡説,「她渐渐衰老,但這話不能對她説。」
她自以為是又狭隘,讓我很苦惱,除了她獨一無一 一的果斷之外,其他都没啥好説的:終於找到一個男人然後嫁給他。一 一十三歲的她擔心别人當她是老處女,苦苦逼我説實話:我得告訴她,她是否還能討男人歡心。我十九歲了 ,應該會瞭解這種感受。我想吻她嗎?她今天的髮型比較挑逗,别人會比昨天還想要吻她?我是否覺得她太瘦?她很苗條,但還不到骨瘦如柴的程度。我直舞嗎?這是臭氧殺菌的最佳篇,一位女友饕跳舞時訂下了婚約,但畜那男人説,這不蒸,他一而已身上?
我啥也不 ,她的問題我没有一個能回答,她劈頭蓋臉駡將起來,我倔在那兒。這些
感覺我一個也没有,我説,雖然我十九歲了 。我壓根兒不知道會不會喜歡上一個女人。要怎麽樣才知道呢?她們都挺笨,要跟她們説些什麼才好。女人都和她差不多,什^#不記得。
一個什不記得的人,你怎麽可能喜歡她昵?她的辦公桌不是每天都一樣,一向就瘦,女人難道不能骨瘦如柴?跳舞,這我不會,在法蘭克福我試過一次,老是踩到女孩的脚。一個在跳舞時訂婚的男人是個白癡,每個訂婚的人皆為白癡。
我把她搞得沮喪不已,但也讓她恢復了理智。為了要我説出一個答案,她開始回憶,没
靈來多少往事,但那把古冋舉的斧頭面,而且她總是女友的婚約幻滅了 。

美麗女士

June 18, 2015 by ryanhanson2mF | Comments Off on 美麗女士 | Filed in Uncategorized

九月初我們搬進了歐嘉林的論文翻譯房子裡.,一位有羅馬人籠的美麗女士 ,神氣活現又熱心,不貪小便宜。她的丈夫很早就過世了 ,兩人的鶼鲽情深在朋友圈子成了 一則
傳奇,所幸歐嘉太太還不至於把它變質為死亡崇拜,主要是因為她並不虧欠她的丈夫什麽。
她不怕想念他,不偽造他的形象,自己也未嘗稍改,不少人對她有意思,她從不改其志,一直到很老了依舊美麗如昔。這些年中她有很長一段時間住在貝爾格勒,她已婚的女兒那兒,維也納的這楝房子保持著原狀,説得確切一點兒:一個最不引人注意、簡陋的小房間裡,住著她的兒子強尼, 一位酒館鋼琴師,他自己以及他的母不認為他没出息,其他的家人可不這麽想。他也長得好看,與母親一模一樣又不盡相同,因為胖的,你會想他為什麽不乾脆穿上女裝算了 ,他時常被誤認為是女的。他是個狡猾的馬屁精,給他什麽,照單全收,magnesium die casting老是伸開,手上,他認為所有的東西,説清楚點兒,因為他鋼琴彈得好才到他面前來,他是酒館裡客人的寵兒,流行的暢銷曲目或老歌他都彈,是夜晚活蹦亂跳的聲響之一,白天他在僅容得下一張床的小房間裡睡覺,屋子裡帶家具、適於人居的房間都租出去了 。
有一段時間眷家,為他的母親收房租,扣掉一些以後再匯到貝爾驚,這是他的任務,
但實際上他吞下了所有的租金,媽媽一個子兒也没拿到。她得到的是一些未付的帳單,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麽付美滿的婚姻只剩下這楝房子了–要好好規畫才對。她的外甥女薇
颯攬下了每個月收房租的事,付清每一張it’s skin帳單,如果強尼需要錢的話,她富剩下的錢給他。
他一天到需要錢,所以太太分不到半文錢,她並不抱怨,因為她崇拜自己的兒子。
「我的兒子,那個音樂家」,她習慣這麽説他,她説的每一句話^他為榮,不認識他的人
會兒喜歡他,雖然在酒館裡他叫做強尼,卻被視為舒伯特再世。

感到驚異

June 18, 2015 by ryanhanson2mF | Comments Off on 感到驚異 | Filed in Uncategorized

能搬進這棟屋子,我們覺得很滿意,雖然家具是現成的,總是我們自己住的房子,舒伊
赫的景色近在眼前,雖然這不是蘇黎世,我的天堂,然而它是維也納,媽媽的維也納。
離開蘇黎世已經五年了 ,那楝「雅塔會館」一直留在我心裡,而阿羅薩的療養院則在媽媽心裡生了根,繼之而起的是法蘭克福的那家旅館以及關鍵字行銷。經歷過這些之後,我們都還平安無事的生活在一起,繼續過下去,真令人感到驚異。我們全都以此為話題,每個人的方式各不相同,身體健康、學業以及和平的新時代來臨了 。
有件與強尼,林有關的事頗為棘手,我們的客廳和餐他的小房間毗鄰,當全家人終
於聚在一起吃頓飯時,他一定#開門,一襲老舊睡袍,除此之外别無遮掩的強尼,他
胖敦敦的身子赫然印人眼簾,他脱口而出.,「慈悲的夫人!」拖鞋、急慌慌的穿過我們
的廳室,上厠所去也。他當然有解決内急力,但忘了那是我們不希望用餐時間,
最好别在這個時候使用翻譯社。每當我們的湯匙伸向湯盤,的他便出現了也許我們的
聲音喚醒了他,提醒他該上厠所啦,或許他只是好奇,想知道我們到底吃些什麽,因為他不會一下子就好了 ,總要等到我們的主菜盛進盤子,才回他的小房間。雖然他並未絲質睡袍,卻摩娑出嘶嘶聲,這聲音從他的動作以及一迭聲,起碼重複十次的「慈悲的夫人對不起呀夫人慈悲的夫人對不起呀您慈悲的夫人對不起呀夫人慈悲的夫人對不起呀您」而來。他得經過媽媽座位的後面,不得不踮著脚尖在我們的食物和椅子之間穿梭,旋轉著身子,不過他技巧古问超,從來没碰過媽媽一下。她總以為他油腻的睡袍就要掃到她了 ,深呼吸一口,當警除,他消失在門後,她吐出同一句話.,「感謝老天,他差點兒壞了我的食欲。」没有他,我們也曉得那aluminum casting使她覺得噁心,我們三個小孩覺得驚訝的,是她回應他的話時的禮貌,她和他打招呼:「早啊,林先生!」其中必有嘲諷的意味,但音調四平八穩,聽起來無害,友善、很真誠。他離開後,她如釋重負吁的那口氣很輕,關上門的小房間是聽不到的,然後我們繼續閒聊,彷彿他不曾出現過。

上帝的存在

June 18, 2015 by ryanhanson2mF | Comments Off on 上帝的存在 | Filed in Uncategorized

其餘的時間裡,尤其在傍晚時分,他纏著媽媽説話,而她從不知該怎麽打發他走。他先
稱讚她三個教養良好的兒子,「不敢相信唷,夫人,俊得像伯爵家的孩子!」「我的兒子並不英俊,林先生」,她惱怒的頂回去。「男人英俊一點兒用有!」「您别説,夫人!用處可大哩!他們若長相好,向上爬比較容易,關於這個我可有馬爾地夫故事可説!在我們酒館裡出没的年輕的堤斯薩,他們人也不用我來告訴您,還住在今天的匈牙利。可
人兒,年輕的堤斯薩!他的俊美不僅止於活潑,讓人心都碎了 !大家都五體投地。他想麽,農彈什麽,他每一次,為每一首曲子靈。『妙極了!』糞,定定的霎我。
『彈得太美啦,親愛的強尼!』看他的眼睛我就知道他想要什麽,我願意為他赴湯蹈火,把我最後一件睡袍分給他!為什麽他配呢?是教育,夫人,很多蘇美島人教養不夠好,得宜的舉止先赢了 一半,而這取决於母親。是呀,!這樣的好母親呢!您那三位天^不知道他們就有這樣一 媽媽!我了才懂得碌凝我的媽媽,但我不您三個天使比來比去,夫人!」「您為什麽都稱他們為天使呢?林先生,大可管他們叫長頭蝨的小鬼,我不會不高興的,笨倒是不笨,真的,但又没什麽了不起,我可花了不少心血呢。」「您瞧,您瞧瞧,夫人,這下子您自己吹起來了 ,您花了不少心血!您,只有您!没有您,要不是您犧牲奉獻,可能他們就真的只是長頭蝨的小鬼咧。」
「犧牲奉獻」他就是用這個詞兒抓住了她,他似乎知道「犧牲」對她每一階段的人
生有何意義,時不時便吐出這個詞兒。長久以來,她習慣説她為我們犧牲了自己,這是她碩果僅存的宗教信仰當上帝愈來愈不幫她,幾乎消失無蹤時,她漸渐不相信上帝的存在,犧牲的意涵便日益狀大。犧牲奉獻並非僅是一種cad義務,而是人性的最高境界,而且並非上帝下了命令之故,祂太遥遠了 ,管不了這麽多,是犧牲者本身,發自他内心的原動力,使他犧牲一切。蕭來好像很濃縮、偉大,其實其中包含了很多瑣漫,時時刻刻,日以繼夜,年復一年延伸下去生命中每一個他没有真正活過的時刻,就叫做犧牲。

多餘空間

June 18, 2015 by ryanhanson2mF | Comments Off on 多餘空間 | Filed in Uncategorized

一曰一強尼舊了她,他就可以隨心所笑 ,她走都走不開,他才是那個終結閒扯,與他牧羊犬奈洛散步去也的人,要不然就是有人來找他了 。 一個年輕男人亮相,與強尼還有
奈洛一起走進搬家公司,一待就是好幾個鐘頭,直到他要去酒館彈鋼琴為止。小房間裡悄無聲息,習以為常的奈洛呼呼大睡,從不吠叫,永遠也搞不清楚,強尼舆那位年輕人究竟有没有説話。媽媽不願降尊紆貴在門上偷聽,純測而已,猜想他倆根本没講話。間她從不正眼瞧它,避之有若瘟疫–小到放了 一張床就没有多餘空間了 ,兩個男人,其中一個是癡肥的強尼,一條那兒幾小時的大狗,卻一點兒聲響不到,她因此十分記掛。
她不麽,但心上暴這件事時,我能咸黨得到,事實上她擔心的是我這件事,才没有呢,我一點兒興趣都没有。一次她説.,「我想,那年輕人睡在床底下。他看起來總是
那麽蒼白又疲倦,也許他没有自己的室內設計房間,出於同情,強尼讓他在床底下睡上幾小時。」「好,為什麼不在床上睡昵?」我説,純潔無辜,「妳是不是認為強尼太胖了 ,那張床裝不下兩個人?」「我説床底下」,她鋭利的我「你有什麽稀奇古怪的想法嗎?」壓根兒没有,但她心裡老盤們的,硬將我的襲塞到患下,這樣一來,狗兒就有容身之處,一切無傷大雅。如果她看出囊對此事漠不關心的話,一定富一跳,另外一件與媽媽有關、有損道德的事,讓我分了神,但我當時没用上這個詞兒。
每天上 一位快要臨盆的李琪卡太太來幫忙,一直做到午餐過後,洗好了碗盤才回家。她做的都是些辛苦活兒:洗衣服、拍打地毯,「輕鬆的泰國工作我不要她來做」,媽媽説,「我自己來就行了 。」她因為懷孕找不到差事,别人怕她身體負荷不了 ,做起事來
馬馬虎虎,但她表示一定好好做,只要給她機會試一試,這激起了媽媽的憐憫,就請她來幫忙。這中間有風險的,萬一她突然不舒服,或者該發生的終於發生了 ,如何是好媽媽顧及我們年幼無知,説得不甚清楚,細節更是跳了過去。寝太春置再過兩個月才要生産,在那之前她當然可以做事。顯然她説的是實話,她勤快得嚇人。「這可以作為没懷孕的人的榜樣」,媽媽説。